乔衍。

止于唇齿,掩于岁月。

2016乔征生贺。

你是谁。
你从哪里来。
你要去向何方。

——

这路,它总归是要一个人走的。
不过区别在于你将遇上什么人,可巧的是,我就遇上了你。
把那颗心迫不及待地剜出来,双手捧着,满眼期待地递上去。
想想似乎寄存了挺久,后来逾期便被退回了。
也罢,大概我注定了就只能陪你走那么一小段。
彼此尖锐着,伤害着,撞得头破血流。再没有那般勇气对什么人如此了。

忽然间似乎经过了很多年,你也还是一个人在走。
身边人换了也不少,真正走进你心里的,怕是没几个。我这会儿呢,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你旁边那条道上去了,不过挨得还算近,并排着,走不远。
心里的孤独许是与生俱来,挪不动搬不走,什么时候累了呢,我就在你旁边走着,给我说说,解不了你的孤独,但是总归我还在呢。

——

“我独自走在你身旁,并没有话要对你讲。
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 脸庞。
你问我要去向何方,我指着大海的方向。
你的惊奇像是给我 赞扬。”

这首歌不知道你听过没有,崔健的,叫花房姑娘,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给你分享这首歌。

多的话,我也说不出了,况且这么久也说了挺多。

乔征,我的爹爹。
我不知晓你自何方而来,大抵是那我到不了的远方。
我也不知晓何处为你最终的归处,在你找到之前,我这儿总是有的,当然,找到之后,还是有的。

——

本来想写个16题凑你的16岁,但是强迫症,写着我自个儿都难受,于是写了这么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。

对了,我还忘了这一句。


生日快乐。

评论